首页

深深爱我 (民国)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深深爱我 (民国):正文 山枕斜欹(3)(1/5)

    </dt>



    &emsp;&emsp;从指挥室楼层窗口望去,只见狂风暴雨中,一女子苍白身影,伶仃立在秾夜中,凄楚而又可怜。



    &emsp;&emsp;凌静宜本以赫连澈会为自己胞弟洗脱冤屈,然后风光大葬。



    &emsp;&emsp;可现在才知道远不是那回事,各大报刊轮番唾骂凌子风,永军也随之登报将其除名,不承认他的任何军衔。



    &emsp;&emsp;甚至有人咬牙切齿,发誓要将凌家祖坟给刨了,一慰北平数千惨死亡魂。



    &emsp;&emsp;她每天都在家中等候,等着赫连澈回来跟她解释清楚。然而这个男人却一次没有回来过,仿佛骤然人间消失。



    &emsp;&emsp;晌午时分,府里一个小丫鬟拼死递出来消息,说是天天高热不退,急需医生来看。



    &emsp;&emsp;身为长姐,怎可幼弟不在,自己却连他唯一骨血都保存不住?



    &emsp;&emsp;可万万没想到,即使她站在风雨交杂的司令部门口苦苦等候,赫连澈都不愿出来见她。



    &emsp;&emsp;站在窗棂前的杨安兴呆不住了,当即就要往楼下冲。



    &emsp;&emsp;沉泽言一把拉住他,压低声叱责,“你要干什么?”



    &emsp;&emsp;“我去跟她说……”



    &emsp;&emsp;“说什么?”沉泽言不悦剪断他话,“她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。你别去招惹她,省得湿手沾上面粉,甩都甩不掉。雪中送炭也得看对方值不值得。秘书部已经在起草离婚告示了。”



    &emsp;&emsp;再怎么说,沉泽言和杨安兴也是同期毕业,两人虽成长环境不同,但他和这个乡下来的汉子,多年搭班作战,早已感情深厚,因此并不愿见他弥足深陷。



    &emsp;&emsp;“你们在聊什么呢?”



    &emsp;&emsp;雨天微寒,纪华阳手捧一青灰段泥紫砂壶,抿了口铁观音,笑吟吟朝他们问道。



    &emsp;&emsp;沉泽言见是纪华阳,连忙说,“没什么。”又问,“士兵呈上的凌老爷血书,纪先生可读了?”



    &emsp;&emsp;纪华阳略一点头,“他愿意用凌府全部家财,换凌子风清白入葬。我就说挖地窖那日,这老货怎么这般风平浪静,原来财产早就转移到国外了。所以说这做生意的人就是精明,古人将他们归为下叁品,不是没有道理的。”



    &emsp;&emsp;“没想到平日里这俩父子吵得不可开交,关键时刻到底舐犊情深。”沉泽言试探问,“不过,按纪先生的意思是……”



    &emsp;&emsp;“没有那么便宜的事。我这厢答应他了,少帅那厢还巴巴指望抱得美人归呢。”



    &emsp;&emsp;纪华阳嘿嘿
本章还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