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都市情缘

一夜暴富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一夜暴富: 第89章 第十八话 近水楼台,先得月矣(1/2)

    薛王爷无奈笑了笑:“看来你是忘了这会事啊,既然如此便跟国师大人说说昨日之事只当玩笑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薛浅歌一拍桌子,杏眸瞪得大大的,好不容易可以拜暮瑜词为师了,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,大好机会怎么能放弃呢!

    “女大不中留啊。”薛王爷低头故作伤心状。

    薛浅歌:“..”

    用完早膳,薛浅歌便一蹦一跳的跑到了国师府,这让跟在后面的薛王爷直摇头叹气。

    “哟,小浅歌今天精神大好嘛。”

    前去梨落阁的路上偶遇了一身红衣骚包到不行的木司萌,大老远便对着薛浅歌挥手,本想避开这二货孩子,不曾想木司萌小朋友眼尖得很,一见她便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薛浅歌嘴角抽了抽,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遇到他准没好事:“休息了一晚,感觉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药?”

    “没吃了啊!”

    木司萌一听,伸手便搭在了薛浅歌手腕处:“不行,风寒还未痊愈,药不能停。”

    这时薛王爷也慢悠悠的走了过来,一听木司萌这话,顿时皱起了眉头:“歌儿,你今日是否又没吃药?”

    “我病好了啊!”薛浅歌有些抓狂,好不容易自家老头忘了这件事,这死孩子又提起来,果然就知道遇到他准没好事,“已经不用吃药了,真的!我身体好着呢!爹爹!”

    “这..”薛王爷有些摇摆不定,看着一脸不开心,打死不吃药的薛浅歌,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能放弃治疗!”木司萌一看薛浅歌这样就知道她绝对不会吃药,只好在薛王爷身上做功课,“薛王爷,小浅歌这不吃药的毛病是病,得治!尤其是她风寒未愈,怎么能把药停了呢,师傅亲自开的药呢。”

    薛王爷瞬间站到了木司萌的战线上:“歌儿..”

    “得,别说,我吃。”薛浅歌撇撇嘴角,她就知道遇到木司萌准没好事,这下好了,还有三帖呢,苦死她了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三人已走到了梨落阁前的白玉桥之上,薛浅歌眯着眼看着在阳光下耀耀发亮的小阁不禁感叹,还没曾白日来过,没想到白天看起来比晚上少了一份神秘,多了一丝奢华,也不怕把人给亮瞎了。

    薛浅歌伸手正要敲门,边听‘咯吱’一声,梨落阁的门自己打开了。

    入目便是暮瑜词懒懒的坐在书桌之后,左手执着一卷书,右手拿着翡玉狼毫书写着什么。还没见过这样一心二用的,果然国师不是人啊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未看他们一眼,暮瑜词便开口说到。

    薛王爷一抹头上冷汗,该不是国师贵人多忘事吧,“国师大人,小女..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暮瑜词抬眸看了他们一眼,眸光定在薛浅歌身上,“步伐偏虚,嘴唇发白,看来风寒未好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国师大人,无需把脉便知晓小女的状况。”薛王爷也是一惊,没想到光看样子便知道,看来国师不只是外界说的那么简单呐,站在国师这一列希望没错。

    木司萌很随意的坐到一旁,一听这话不禁点头:“师傅果然厉害,我刚才替小浅歌把了下脉,风寒未愈就开始不吃药了。而且小浅歌不吃药也是病啊,这可是放弃治疗的举动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。”暮瑜词眸色一沉,直直的看着薛浅歌,看得她压力很大,冷汗直刷刷的往下落,擦都擦不干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..”话音顿了
本章还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