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长安图: 第102章 最大的漏洞(2/3)

那天晚上发生了激战,但时间很短就结束了,整个过程恰好被河边一个下笼子捕虾的当地农民目睹,这个农民提供了关键证词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农民的证词我看了,但并没有帮助破案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破案的原因是船队继续北上,驶入长江后彻底消失,这就和这位农民无关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目击证人在哪里?我想见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卑职稍微收拾一下,带殿下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他的证词作用不大,我也只是想听一听当晚发生的事情,你只管告诉我他住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当天下午,李琇在柳家村找到了这位唯一的目击证人。

    此人叫柳四郎,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,无妻无子,独身一人,年轻时是个无赖,现在也游手好闲,不务正业。

    听说是来调查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,他向李琇讨了两贯钱好处,便手一挥滔滔不绝地讲开了。

    “那天晚上,我在河边下笼捕虾,河上驶来一支很庞大的船队,就在这个时候,一支黑衣人队伍从远处疾奔而来,岸边正好停了十几艘船,被他们用来搭建浮桥,拦截住了河面上的船队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交战大概用了多少时间?”

    “估计一炷香左右吧!这帮黑衣人很厉害,有上千人,杀得船上的士兵直求饶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就躲在水中,把我吓坏了,我就用一簇水草挡住我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“发现他有问题吗?”离开柳家村后,李琇问裴旻道。

    “从他的叙述,感觉还是合情合理,卑职暂时没有发现什么漏洞!”

    “可我却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发现了什么漏洞?”

    李琇冷冷道:“他还活着就是最大的漏洞!”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入夜,柳四郎牵着一头毛驴从家里出来,鬼鬼祟祟向两边看了看,便骑上毛驴向村外奔去。

    出了村口,柳四郎又沿着官道直奔曲阿县城。

    但走了不到半里,柳四郎忽然觉得自己凌空飞起,又重重落地,不等他爬起身,一只脚便狠狠踩在他脸上………

    柳四郎晕头转向被拖到一片树林内,他一抬头,只见白天询问自己的皇子正一脸冷笑地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哎呀呀!皇子殿下,我是去河边抓黄鳝,夜里最好抓。”

    裴旻从他身上搜出一块铁牌递给李琇,李琇看了看道:“你居然还有夜间入城牌,我没猜错的话,是县尉陈丰给你的吧!你急着赶去向他汇报白天的情况,我有没有说错?”

    柳四郎张口结舌,没法回答李琇的问题。

    李琇冷笑一声,“我以为你早就该被灭口了,没想到你居然还活着,但你活不了多久了,等我们离去,很快有人就会来将你灭口!”

    柳四郎一点不傻,他顿时明白了李琇的意思,吓得他脸色惨白,拼命磕头道:“小人其实什么都没看见,那天晚上我根本不在河边,是他们让我说的,他们编了一套说辞让我背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谁?”

    “就是殿下说的县尉陈丰!”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陈丰做梦也没有想到李琇会在夜里出现。

    此时李琇就坐在他书房宽大的软榻上,摆弄着桌上的一把玉刀,公孙小眉就站
本章还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