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爸爸的脔宠(父子人兽)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爸爸的脔宠(父子人兽):正文 分卷阅读29(1/2)

    爸爸的脔宠(父子人兽) 作者:白首



    分卷29



    爸爸的脔宠(父子人兽) 作者:白首



    分卷29



    “对不起,让你忍太久了……”



    知道斐洛肯定会觉得丢脸,楼兰便想要这麽安慰他。斐洛被楼兰这麽一说,老脸更是挂不住,闷哼一声,托起楼兰的臀部直接让他坐在自己小腹上,命令楼兰自己动。楼兰有些羞涩,但不愿扰了斐洛的兴致,乖巧地按住斐洛的胸膛,抬起屁股艰难地吞吐著硕大的男根,斐洛则靠在床头,手指把玩楼兰的乳头



    窄小的穴因为精液的滋润变得绵软湿滑,绞著斐洛的巨棒,上下吞吐著,紫红的茎身都被弄得晶亮湿润,多余的蜜汁混著白浊的精液堆积在穴口,随著一次次抽插黏得两人下腹一塌糊涂。楼兰不一会儿就觉得腰有些酸,喘息著倒在斐洛身上,斐洛因为射过一次,这才忍耐力惊人,这才托起楼兰臀部,然後猛地撒手,楼兰一个不留意,直直地坠落到斐洛的肉棒上

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!好大!呜呜……插到最里面了!不可以……”



    楼兰惊恐又绯红的小脸拼命甩动著,柔软的发丝拂过斐洛的脸颊,斐洛坏笑著欣赏楼兰被插得无助哭泣的表情,重复著刚才的动作,小穴被插成各种形状,炙热的龟头四处捣弄著,到达最深处还摩擦翻搅,只把绯色的嫩肉拖出穴口再重重插入!



    狂风骤雨般的侵袭让楼兰不能招架,哭泣著求饶



    “不行……慢一点……求求你……啊啊啊……慢一点……”



    斐洛不顾一切地只想满足自己,丝毫不顾虑楼兰的感受。将楼兰摆成任何不可思议的动作,或折叠,或侧卧,从各个方向插入,从未有过的深度,从未有过的角度,楼兰不能也不愿反抗,嘶喊著承受斐洛狂野的插干……



    意识越来越微弱,吸气少出气多,楼兰胸闷不已,斐洛一个狂插,高高地将他顶到空中,肺中的气体被榨干,楼兰终於晕厥了过去,绵软的身子倒在斐洛剧烈起伏的下腹。斐洛将他翻转过来,架起他的双腿继续插干。



    反反复复被插醒,又被干得晕过去,楼兰只觉自己如同一个充气娃娃,只能任由斐洛变著法儿玩弄蹂躏,终於在斐洛射了之後,楼兰断断续续地挤出几个字



    “求求你……真的不可以了……要被操死了……呜呜……”



    斐洛薄唇微启,红豔的舌头伸出舔了一下唇角的汗水,将楼兰翻过去,让他趴跪在床上,从背後再次插入,操了起来,楼兰被弄得颠簸起伏,额头深埋在被褥里,泪水浸湿床单,啜泣的力气都被抽干,潜意识不断提醒他,今天真的会被化为猛兽的斐洛活活操死!



    舔弄著楼兰光洁的背脊,斐洛哄著他



    “再操一会儿,就一会儿,乖,听话……”



    楼兰闻言,任命地张开双腿,方便斐洛的抽插,忍了一个星期,好不容易才插进去,斐洛不但没有觉得满足,反而越干越来劲儿!



    楼兰半昏迷著嘤哼,斐洛舔吻著他的脸颊,痴迷地描摹著他的眼睛鼻子嘴唇,眯起双眼,霸道地挺动腰杆,一记深插,精关被楼兰湿热的小穴夹射。



    梦中的楼兰颤抖著身子接受长长的射精,扭动身体摩擦床单以减轻这种刺激。终於有些疲软的性器插在楼兰穴里不愿出来,磨蹭了几下,找了个舒服的姿势,斐洛亲吻著楼兰的嘴唇,轻声低喃



    “
本章还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