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玄幻奇幻

庭中但觉木摇落(民国)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庭中但觉木摇落(民国):正文 你更爱谁(1/3)

    直至第叁次,顾知秋说出我疼的时候,男人终于停下了动作。



    他伏在女人的脖颈之间,沉默了许久,久到他手上的力道越来越松懈,久到他呼吸的声音越来越绵长,久到连顾知秋都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。



    突然男人起身将被他扣住的手腕松开,随后仔细的检查起顾知秋手上被猫挠开的伤口。



    “抓的太深了,”他往伤口上轻轻吹了口气,眉头皱的很深,“会抓伤主人的畜生,不许养了。”



    “那会让主人生气的呢?还要养吗?”顾知秋歪着脑袋,对上了他的视线。



    江尚盯着她的双眸,那秋水剪瞳,眉梢眼角满是讨好的小心思,她是故意的,因为她深知眼前的男人会吃她这一套。



    无论顾知秋曾经和魏齐昌发生过什么,只要她能作出这副模样,就说明,至少此刻一切都不及江尚重要。

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畜生,”男人赌气的撇开视线,“畜生可没你这么会扮可怜。”



    他嘴上说着气话,但手上的动作却远比之前温柔了许多,他拖着顾知秋到卫生间冲洗伤口,然后又顺手找出了医药箱,小心翼翼的处理起那划开的皮肉。



    “会留疤吗?”顾知秋靠上前,拿头抵住了男人的肩膀。



    “留疤也好,给你长长记性,以后别对什么畜生都那么好心。”



    顾知秋轻笑着抬眸瞧他,“二少这话中所说的畜生,是指那只猫?”



    江尚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,明知道他话里的意思,却偏偏还这样问,看来是平日里待她太好了。



    “可不就是那只畜生嘛!”



    他直听得对方倒吸了口凉气,才松开了勒紧的绷带。



    “你待它多好,它都不会记得,往后你若不长点心,有的是苦头吃。”



    顾知秋收回胳膊顺势就往男人的怀里一躺,枕着他的双腿,抬手轻轻抚上他的面庞。



    “我才不吃苦头,”她搂着男人的脖颈,仰头轻轻啄了一下,“跟着二少,只吃甜头。”



    原本还在生气的江尚听到这话,先是微微一愣,随即宠溺的叹了口气,伸手将她的长发挽到耳后。



    “你就知道拿这套哄我,有时我都不知道,到底是我养着你,还是你在养我。”



    被囚在笼中的金丝雀,应该是主人掌中的玩物,可顾知秋偏偏不同,她有一颗七窍玲珑心,特别是在相处时间长了以后,江尚甚至觉得,自己的喜怒哀乐都能被她拿捏。



    顾知秋莞尔一笑,靠在他的膝上没有言语。



    像江尚这样聪明的人,你越做的没有痕迹,才越容易引起他的怀疑,相反让他察觉,就能让这个男人以为一切都还在他的掌控之中,他的自信,是攻克他的最好武器。



    男人玩弄着她的指节,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光束,那葱白如玉的皮肤透出一股清冷。



    能让她卖掉房子的男人,应该得到她的爱吧?想到此处,江尚不悦的皱起了眉头,像魏齐昌那样的男人配不上她。



    “我听别人说,这房子对你很重要。”



    顾知秋听他说这话,心下立刻明白,他还是打算问一问关于魏齐昌的事。



    “嗯,这房子是我母亲的故人买给我的,所以对我很重要。”



    江尚嗯了一声,继续问道:“既然这么重要,当初为什么要卖?”
本章还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