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玄幻奇幻

庭中但觉木摇落(民国)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庭中但觉木摇落(民国):正文 你更爱谁(2/3)





    因为魏齐昌身上有那个人的影子,顾知秋无奈的扯出一抹笑容,她原本卖掉房子,也是为了向过去告别,毕竟那件事、那个人已经囚了她小半辈子了,可事实证明,上天并不会大发慈悲的放她解脱。



    “当时想离开上海来着,”她扭过身子,将脸转向了茶几的方向,“我以为卖掉房子,他能带我去别处安度余生,却没想到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和魏齐昌共度余生?”江尚靠上椅背,眸色微沉。



    顾知秋轻笑着回头瞧了他一眼,摇了摇头,算是否认,“不是他也可以,当时我只想离开上海。”



    男人挑眉,心情顿时好了不少,至少瞧着顾知秋现在的态度,她说的话有八成是真的,她对魏齐昌的喜欢不过是种利用,想离开上海去别处重新开始的利用。



    那顾知秋对他呢?先前的胜利感拂过,江尚的心再次沉了下来。



    “我和魏齐昌,你更爱谁?”



    本还想着江尚会问些什么的顾知秋听到这话,瞬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伏在男人的膝盖上,肩膀一抽一抽的。



    男人被她这一笑,羞得有些恼了,伸手捏住她的脸颊硬将她掰向自己,“笑什么?”



    “二少怎么连这种事情都想争高低呢?”



    顾知秋爬起身,跨坐到男人的身上,轻轻搂住了他的脖子。



    “我对魏少爷从未有过情,何来比较?”



    一句何来比较,否定了对魏齐昌的感情,却也没有选择江尚,听起来全无错处,却也一点不让人觉得开心。



    男人一手搂住她的腰,一手压着她的脖子,逼着她整个人凑到自己的面前。



    “好好回答我的问题,我和魏齐昌,你更爱谁?”



    原本顾知秋只想巧妙的避过这个问题,可眼前的男人似乎只想听到一个答案。



    她无奈的弯起眼眉,贴着男人的鼻尖,柔声道:“此时此刻,我更爱你。”



    江尚闻言,眉眼间多了几分胜利的笑意,虽然她加了此时此刻,但于江尚而言也已经足够了,未来?谁知道未来会怎样,反正现在,眼前的人只属于他。



    随着裤链拉开的声音传来,顾知秋瞬间红了脸,她娇嗔的推搡了一下江尚,下一秒就又被拉回去,牢牢固定在了他的怀里。



    “我手还伤着呢……嗯……”



    顾知秋不满的靠在男人的肩膀上,感受着他作乱的手指,在胯下滑动的越来越流畅。



    “做这事,又不用你的手,”男人轻笑着,将泛着水光的指节递到了她的面前,“我的手没受伤不就得了?”



    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江尚在这方面的趣味变得越来越露骨,有时顾知秋都会被他逗得脸红心跳。



    想着自己堂堂一个花域皇后,居然在这个杠头青面前露怯,顾知秋心下便立刻卯足了劲儿,张开朱唇,将他那两节湿漉漉的手指含进了口中。



    男人显然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做,等香软的舌头缠上手指,发出淫靡的啧啧声后,他才慢半拍似的将手抽了出来。



    “你这是做什……”



    还不等他说完话,顾知秋便扶着他的肩膀送上了香吻,唇舌交织,缕缕津泽泛着水光,在二人的喘息中来回搅动。



    “味道如何?”顾知秋退开身子,窃笑着问到。



    回过味儿来的江尚
本章还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