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刺萝:正文 番外二(1/3)

    怀孕之后,罗萝脾气倒是没有变得更差,因为本来就挺差的了。



    让江邺感到忧心的是她敏感多变的情绪,他不怕罗萝对自己发脾气,就怕罗萝哭,她一瘪嘴他就条件反射地揪起了心。



    她今天又哭了,因为季节到了院子里的花不可避免地凋败,她看着难过。



    以罗萝的性格从来不会为这点事矫情,但是孕妇敏感,有些情绪控制不住。



    江邺把她搂在怀里哄,一边替她扶着腰支撑已经隆起的肚子,一边想办法转移她的注意力。



    她爱漂亮,爱精致,他就问:“晚上拿这些花瓣泡澡好不好?”



    罗萝还在抽噎,“可是它们都烂了。”



    江邺看了一眼满地散落的花瓣,说:“我等等把好的留下来,或者做成干花,然后院子里我们再新种一批,小姐想种什么?”



    罗萝果真被他转移了注意力,想了想说:“不要种花了,想种蓝莓,还有葡萄。”



    想到葡萄酸甜的口感,她就有些馋,又开始难过,“呜……想吃葡萄。”



    **



    临睡前,罗萝赤裸着身体半躺在注满热水的浴缸里,水面上飘满花瓣。她手边的台子上摆着一个玻璃的小碗,里面盛满被江邺剥好了皮的葡萄。



    江邺裸着上半身替她洗澡,精瘦的胸膛上挂满水珠。



    罗萝盯着他看了一会,突然道:“你是不是又瘦了。”



    是肯定句,不是疑问句。



    江邺微微一愣,又继续手上的动作。



    “小姐胖了点。”他的手轻柔地滑过罗萝鼓起的肚子,来到她胸前。



    那一处因为怀孕的关系又大了些,挺翘地立在胸前,江邺看着有些眼热,但他没敢多想。



    从罗萝怀孕开始到现在第四个月,他都没敢碰过她。



    罗萝又被转移了注意力,跟着他的目光低下头看向自己的前胸,她忽然一笑,抓着江邺的手,轻轻靠近他。



    “那我胖了,你还喜欢吗?”



    她声音轻柔,酥酥麻麻地传进江邺的耳朵里。



    江邺咳了一声,耳朵有些红。



    他害羞就红耳朵的毛病一直存在。



    罗萝看在眼里,心里偷笑。



    这几个月任劳任怨的男人实在辛苦,白天负责伺候她,晚上哄她睡觉,等她睡熟了还要再起床去学习外语与管理。罗萝有一次半夜醒来撞见他在书房忙碌,并没有发脾气,却是哭了一场,把江邺吓得以后再也不敢用晚上的时间来工作学习。



    幸好罗萝也学会了体谅他,白天他工作她就陪着他在书房,有时候坐在他怀里和他一起学管理学,他学外语的时候她就在边上睡懒觉,不再去闹他。



    每日孕妇餐也要江邺陪着一起吃,一个月下来他的体重终于不再迅猛地往下掉。



    辛勤的男人应该得到奖励。



    罗萝眼珠一转,拿着一颗葡萄含在嘴里,嘟着嘴凑到他眼前。



    江邺低下头轻轻亲了她一下。



    嘴唇刚要分开的时候,罗萝勾着他的脖子不让他走,舌头顶开他的牙关将那颗软烂的葡萄渡到他嘴里,鼻腔里的花瓣香混着嘴里的葡萄汁水,这吻就分不开了。



    江邺半跪在白瓷地砖上,身子前倾搂着她仍旧细瘦的肩膀与她亲吻。


本章还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