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谢谢:正文 20(1/1)

    “平次!是你吗?”少女音划破天际,和叶猛冲进房间,校服裙角飘扬。



    有人闻声蓦然回首。



    一张熟悉的黝黑俊脸。



    和叶整个人热泪盈眶,半年,平次终于都回来了。她冲过去死死地抱住平次,感受着真实温热的平次,眼里泪水不断。



    “混蛋!你去那里了!”她狠狠捶他胸口,质问他。



    平次受力闷哼,海蓝色眼睛里似乎有什么要呼啸而出。他抓住女孩捶他的手搂她进怀,低头吻了下去。



    和叶震惊得睁大眼睛,泪珠要掉不掉,唇上男孩温热的唇舌轻蹭着,有滴水替泪珠掉落在她脸上。



    她心中骇然,更多的是心疼,一双猫绿色眼睛柔情万千地凝视着眼前闭上眼睛的男孩,搂住他脖子,深情回吻。



    一吻毕,两人气喘吁吁。



    男孩的手还搂在她腰上,女孩的手还搂在他脖子上,身体挨得极近,但两人的视线都在四处乱瞄,不敢看向对方。



    旖旎的气氛顿时弥漫。



    “和、和叶”



    “我带了礼物给你”



    平次臊着脸对空气说话。



    礼物?和叶有点心花怒放,平次还从来没有送过她礼物,那怕是她生日都是直接带她去买的。

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



    “你自己看,书桌哪”



    “你、你松手”,和叶脸红红的。



    “哦、哦好”,平次无意识松手,和叶没站稳跌倒在地。



    一阵兵荒马乱。



    和叶站在一个格子礼物盒前。



    她背对着平次,两手捂着滚烫的脸蛋,心跳高速砰砰。



    这、这是确认关系了吗?煎熬的半年,她只盼着他回来就好,没想到平次,啊,好害羞好开心,和叶傻笑。



    “咳咳,我穿好了”



    后面传来平次佯装镇定的声音。



    和叶脸蛋红上加红,她冲进来的时候太着急了,没留意到平次正在换衣服,上半身赤裸着。



    和叶转过身,开始拆礼物。



    丝带剥落,盒盖掀起。



    是一条红色发带,叠得有点歪扭,显然不是服务员叠的,是某个笨手笨脚的家伙。



    她很喜欢。



    多年花开结果,怎不欢喜?



    半天不见她说一句,到底是喜欢呢?还是不喜欢呢?



    适才强吻的勇气不复存在,平次等得有点忐忑。



    刚想说话,和叶就有别的动作了。



    她松开马尾的鹅黄色发带,笑着对平次说:“你帮我绑上吧”



    女孩笑容可掬,眉目间尽是娇俏。



    脑海中有什么东西一下炸开了。



    海蓝色眼睛又温柔又专注,他应了声,“嗯”。



    光影明灭间,



    红色发带在他手上游走、成结,



    像姻缘的红线,



    他系于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