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玄幻奇幻

披腥斩月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披腥斩月:正文 Chapter093番(七)季迎。(1/6)

    Chapter  093  番(七)  季迎。



    /



    是一年新年,季礼被季邢唤回国来一起过春节。



    她一走又是几年过去,季邢能叫得动她回国的原因是那个即将面世的侄女。虽然孩子的性别要等到最终出生才能真正确定,但季礼和嫂子阵线统一,希望是个女孩儿。



    还是去年圣诞节,季礼在美国刚守完夜,接到季邢和奚月的视频,给他们看米国灿烂的烟火,奚月跟她说他们决定要有一个孩子。



    季礼很开心,她就要做姑姑了。奚月问她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子?



    季礼想了想,觉得还是女孩子可爱招人喜欢,后又觉得男孩子能够保护好自己长大也能保护妈妈,犹豫之时,对面的季邢发话,说:“生儿子。”



    不征询她意见,也无需她斟酌发言的意思。



    季礼就很不开心了:“凭什么?我喜欢女孩子,嫂子,生个小侄女。”然后故意白了一眼季邢,后者俨然看都没看她,就知道她会是什么小动作,脸上的表情刻板的像个老头。



    生儿子,要么不生。



    这也是季邢跟奚月说的原话。



    奚月不止一次在这件事上跟季邢理论,无论指责他重男轻女也好,封建思想严重也罢,季邢就摆明了这一个态度。

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,奚月也撬不懂季邢的嘴,焊死了一样。



    所以奚月也才会借着这个机会让季礼来激一激他,但结果,没两样。



    季礼更撼不动这棵古树。



    “季邢。”奚月猜季邢态度这么坚决一定是有道理,不然在一起之后他事事都依她,唯独这件事情不肯让步?



    和季礼结束完通电之后,奚月拉着季邢喝了不少酒,意思是说要和异国他乡的妹妹庆祝同一个节日,实际上是想让季邢喝醉,方便问出点什么。



    灌醉季邢是不可能的,她再怎么风花雪月的多都不及季邢在官场上应酬的手笔大,掂量着自己的底,让他尽可能往多了的喝。



    她是半年前去医院取的环,最近才和季邢有了要孩子的打算,但在那之前没少做过,较之前的频率更多,更肆无忌惮。



    喝了酒,奚月把外衫脱了,耳根子发红,房间里暖气很足,稍微有点热,她就去把窗户打开了,走过来直接坐在了季邢腿上。



    季邢的手自然而然的拖住她的屁股,另一只手在她后背摩挲,慢慢潜到她身前的两片柔软之上。



    奚月好奇:“摸不腻的么?”



    季邢咬一口她的唇,笑她:“天真。”



    这会腻么?他巴不得死她身上。



    奚月觉得这个回答敷衍,还要问的时候,季邢的手已经往下探了。



    他的鼻息抵在她的唇上:“我插你的时候,你怎么不知道满足?”



    是一样的道理。



    奚月顿时脸色染起一抹绯红,季邢的私房话从来没干净过。



    但如果不是这样,也就不是季邢了。



    他要奚月,便只要她。



    喝了足够多的的酒,能省去大部分的前戏,虽然季邢很多时候都是提枪直入,也能让她在短时间内适应他的尺寸和速度。



    季邢在这件事情上还是很蛮,奚月吐槽过几次,但效果甚微,还不如不提,因为每次提及,季邢当场便能
本章还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>